军曹_妮妮罐与混血王子

琼斯:“总有贱人想嫖我的铁。”

【汉默铁】双面 2

我亲爱的搭档亲爱的小伙伴亲爱的战友你终于要填坑了,我来断你后路

苦烫:

2.
汉默是被冷风和痛觉一块叫醒的。
醒来以后的汉默却更宁愿一直晕着。随着他的醒来耳朵内部产生了巨大的嗡鸣声,脑仁也疼像是要炸开一样,与这相比,仿佛要刮到他一层皮的风似乎不足为虑了。
汉默最受不了的还是他正被钢铁侠架着在空中飞。尤其是为了不让高空的气流伤到手无寸铁的汉默,钢铁侠一直在低空缓慢的飞。但这在汉默看来,这种能让全纽约看见他丑态的姿势,无疑是一种侮辱。
这种羞愤在他看见地面上的闪光时达到了顶端。Fuck!他高声咒骂的同时舞动着双手双脚。但只有他的手动了起来,他的双脚没能听从他的命令。倒是强行被挑动的的神经反抗地传输着巨大的疼痛感。
托尼被突然醒来的汉默吓了一跳,身子跟着汉默的胡乱挥舞倾斜着角度。他调整着身体,同时高声大喊了一声,示意汉默别乱动。
汉默看了看擦身而过的大厦尖端,识时务地停止了自己的反抗。他放过了钢铁侠,但他扭着诡异方向的脚还没放过他,痛楚不断累加着。汗水从汉默头顶不停冒出来,几乎染湿了他的西服。
斯塔克觉得自己的手越来越滑,他低头查看才发现汉默已经神志不清了。他有点咂舌,一个成年男人虚弱的像是八十岁的老太太。
“你可千万别死在半路上,到时候媒体又该说是我趁机害死了你。”
钢铁侠加快了飞行速度,风刮在汉默脸上让他稍稍清醒了一点。
汉默忍着钻心的疼痛和头晕带来的恶心,颤颤巍巍地问出声,“这是去哪?”
在巨大的耳鸣之中,汉默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墓地。”托尼满嘴跑着火车。
“哈。”汉默有些恼怒,“你应该把我扔在那里,这样我还能死的体面一点。”
“别这么说。”钢铁侠满不在乎,“我可以找托尼把你葬在总统山上,这样更体面。”
汉默听见他这么说,脑子里的某个神经又猛地被拨动,一口恶气从他的胸中爆发出来,他的声量陡然拔高。
“去你妈的!”
“嗨!”钢铁侠也跟着他拔高声贝威胁他,“我真想现在把你扔下去!”
“艹,要扔快点扔!让纽约市民和安东尼看看你是个什么英雄!”汉默不要命地扑腾,这让斯塔克真地想把自己的玩笑变成现实。
托尼对汉默突如其来的怒火完全摸不着头脑。贾斯丁汉默在托尼斯塔克面前总是挂着微笑的面具,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撕破那层恶心的皮。但今天短短几个小时,汉默已经在钢铁侠面前不顾形象破口大骂了两次。
这毫无疑问引起了斯塔克的好奇心。
“我哪里招惹你了么,汉默?”电子处理过的声音在此时添上了一股子怒气。
汉默心里咯噔了一下,钢铁侠的反应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他迅速停止了胡闹,安静地装死。
贾斯丁的没骨气出乎了托尼的意料,他憋了一肚子的火也没法发泄出来了。斯塔克报复式的加快速度,给汉默找了些罪受。
两人无言的飞行着。过了一会儿托尼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每当地面上有人拍照的时候,汉默都会瑟缩一下,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恢复平常。
钢铁侠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讥讽贾斯丁。
“你可以放心,你被我架着飞这种事不会上头条的。毕竟没什么人关心你。”
汉默几乎把自己的下牙咬碎,才让自己忍住没继续骂出来。
托尼还是继续叨叨了下去,“或者去找托尼求求情,没准你叫他一声爸爸,它能帮你摆平这事呢。”
汉默再次听见那个名字从钢铁侠嘴里说出来,还是气的牙痒痒,但他决定不理会钢铁侠,忍他一路到医院,以后在算账。
斯塔克夸起自己来滔滔不绝:“其实托尼他人挺好的。帅气,聪明,多金。尤其是帅气,我的天!当你看向托尼那张脸时,你无法拒绝任何事。而且他还富有同情心,你知道的——等等,你不知道。你和托尼关系可不好……”
“去你妈的!”汉默没忍住打断他,“我跟安东尼关系好着呢!”
托尼觉得这话从汉默嘴里说出来有点恶心,他和贾斯丁汉默关系好?oops——这话放愚人节都得挨打。“哇哦……”斯塔克的声音扭曲了一下,“这事托尼知道么?”
“你觉得呢?”汉默冷笑。
托尼撇了撇嘴,确定了一下自己的确不知道,平静的开口,“我确定他不知道,毕竟我们无话不谈。”
好极了!去你妈的无话不谈!
怒火把理智烧的一干二净。汉默的话直接从心里冲到了嘴里:“得了吧,别总是一副和安东尼关系很好的样子,你以为你是谁?”
莫名其妙被骂了的钢铁侠也生气了,他反驳回去:“我当然和托尼关系好了!不然你以为他什么要给我造盔甲?倒是你有什么立场来说这事?”
该死!贾斯丁汉默被戳了疼处,恼羞成怒地开始跳脚。
“你这个无赖的臭虫!去你的!你的的盔甲,你的反应堆,你的操作系统都是安东尼给你的,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取代你。你呢,你呢?除了花边新闻给他什么了?你脱了那身盔甲什么都不是!该死的懦夫!我警告你离安东尼远点!”
汉默说完喘着粗气,眼前的景象像是在转动,他闭上嘴,强忍着不然自己吐出来。
这可不太友好。汉默越骂越上瘾,托尼也越听越生气,尤其是他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贾斯丁汉默这么疼恨钢铁侠。怒火中烧的托尼没心思去想那些垃圾话背后的意思。
汉默歇过来气,眼瞅着又要开口大骂。钢铁侠心烦意乱,他看见医院出现在眼前,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迅速飞了过去,把汉默一把扔到了院子里的草坪上。
汉默摔在地上,捂着脚倒吸一口凉气。斯塔克有点幸灾乐祸,他停在半空,俯视着狼狈的汉默。
“你错了,该离托尼远点的是你。”电子音毫无波澜却极具威慑力。
虽然不可能,但贾斯丁汉默好像真的从盔甲淡蓝色的眼睛里看出了鄙夷的神色。钢铁侠化作没做任何停留,转身化作一道闪光,消失在他的眼前。
汉默趴在草坪上,在恐惧、不甘和伤残的共同作用下,几乎虚脱。他在朦胧中瞅见医生和护士围了上来,一倒头,晕死过去。

评论

热度(76)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苦烫 转载了此文字
  2. 军曹_妮妮罐与混血王子苦烫 转载了此文字
    我亲爱的搭档亲爱的小伙伴亲爱的战友你终于要填坑了,我来断你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