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曹_妮妮罐与混血王子

琼斯:“总有贱人想嫖我的铁。”

【汉墨铁】双面3

时隔一年【?】的更新

苦烫:

没什么可说的,弃坑弃了这么久都是我的错。


不敢保证别的坑都会填上,至少我会把这个填平了。


微博大号被三次元友人关注了,再也不敢发cp向的东西,回头会开一个小号,把文都搬上去


——————


3.


打钢铁侠把汉墨扔到医院的草坪上,已经过了两周了。


医生都说多亏了钢铁侠,要是再晚一点过来,他下半辈子就得靠着轮椅了。汉墨听见了第一反应就是,我可去你的吧。哪次这些医生不是这么说的。老子就是在火场里躺倒救护车来,也能好好的。


“boss。”秘书看着自己愤怒的老板,无奈的对着他报告“虽然我们已经努力封锁消息了,但自从钢铁侠把你救了出来,所有人都知道你出现在了反动组织交易军火的地方了。”


“你说什么?”汉墨瞪大了眼睛,崩溃的大喊。


“所有人都认为你在向反动组织售卖军火。”


“所有人都知道我被钢铁侠救了?!”


“……”


最后汉墨的秘书把这半个月积压的所有文件和报纸,统统扔到了他的腿上,并且通知他,三天后她会来取走所有的文件。


汉墨呲牙咧嘴地挪开了放在他伤口上的文件,然后将他们扔到了一边。打开了电视。他惊喜地发现,有一个频道正重播着安东尼跟那几个老议员争论的新闻。


汉墨熟悉这段视频,在没人知道的地方,他一人看了这段视频不下几十遍。每次安东尼跟别人争论,或是发表自己的演讲的时候,自信总是让他格外的迷人。


当视频里的安东尼,用它琥珀色的眼睛扫过摄像头方向,汉墨就会有一种自己被他看着的错觉,这种错觉足以让他全身的毛孔舒张开来。而在所有汉墨现场看过的或者透过屏幕看过得演说中,这段是最完美的。


唯一的不足就是,如果这次安东尼不是为了钢铁侠做的辩论就更好了!


汉墨咬着牙,愤恨地听着安东尼的嘴里吐出他为钢铁侠取得昵称。


该死的!该死的钢铁侠!


他想起了那个被丢在火场的手提箱。后来他派人去找了,一无所获。汉墨叹了口气,他只希望那只箱子是被九头蛇捡走的,哪怕这样他就拿不到多少钱了,但至少这件武器会被用来对付钢铁侠。


钢铁侠,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汉墨拿起公司的文件,愤愤的想到。


汉墨没想到的是,钢铁侠身败名裂的那天来的比他想象中快了一点。


那天汉墨刚拆完石膏,开了一瓶香槟庆祝自己又能独立行走了,他绝对打开了电视,听一会JJJ日常声讨蜘蛛侠,好学几个词下次用来骂钢铁侠。


意外的,JJJ这次声讨的对象变成了钢铁侠。


钢铁侠在也门意外地伤害了一些平民还有美国大兵。


钢铁侠飞回纽约的时候装甲发生了故障,掉落在一个平民家里并发生了爆炸。


钢铁侠被纽约市民声讨,连带着安东尼也被要求负责了。


惊喜来的太突然,汉墨有点发懵。直到安东尼出现在了电视屏幕里,佩珀正焦急地对他小声嘱咐着什么,安东尼胡乱地点头,明显是没听进去,径直地走向了演讲台前。


汉墨猛的一机灵,期待地等着安东尼说点什么——最好的声讨的钢铁侠的。


安东尼看起来疲惫极了,汉墨猜是那些烦人的记者干的。


他面对不停提问的记者少有的沉默了一会,直到哈皮出面制止了越来越激动的记者,才稍稍安静了一点。


“这次是事故,的确是钢铁侠的错误。”安东尼停顿了一下,低下头看了一眼桌面,才继续说下去,“我和钢铁侠会对这件事和所有的后续事故进行赔偿和道歉。同时,美国队长也会对钢铁侠进行评测,如果他认为他不能再继续了……”


安东尼直视的镜头,像以往每一次一样,“那么钢铁侠会公开身份,并对所有的一切道歉。”


后来他又说了什么,汉墨没听清,他的脑子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停在了安东尼直视镜头的那刻。


安东尼说,钢铁侠可能干不下去了。


汉墨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反而气的发抖。手中握着的香槟杯一下一下磕在玻璃桌上。


 “Fuck!“他大骂了一声摔了手里的杯子,轻薄的玻璃飞溅起来划伤了他的手。


他从没见过安东尼这么疲惫的样子。


 “妈的!“他踢翻了桌子,玻璃碎了一地,汉墨踩在上面,刮花了鞋底。


安东尼的眼睛从来没有蒙上过这样的阴影。


汉墨拉开了藏枪的抽屉,用颤抖的手找到那把带有斯塔克工业标志的手枪。


凭什么?凭什么!


他对准了电视里那张让人讨厌的机械脸,猛地开了一枪,却打进了旁边的墙里。


凭什么钢铁侠的错误要让安东尼如此难过?


他发疯了一样不断的开枪,电视碰的一声报废了,但他还是不断的开枪,一直射到弹夹里再也没有子弹。


凭什么钢铁侠可以得到安东尼全部的信任!


他扔了空枪,挥舞着拳头向已经变成一堆烂铁的电视剧冲了过去。却一脚踩到了一块玻璃,身体一斜,倒在了玻璃碎渣上。


汉墨躺在一片狼藉上,听着他的秘书大声呼救,听着电流流过的吱吱声。


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什么都听不清。


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不甘的大喊。


凭什么?你凭什么让他伤心?


 


这次发泄的后果就是汉墨连夜又被进了医院,并在医生不屑的目光里被包成了木乃伊。


回家的路上,他只能坐在车后座,听着自己的秘书唠唠叨叨,无聊的看着外面的夜景。


有些人倒霉就是喝凉水都塞牙,就是这样他硬是看见了钢铁侠。


“停车!马上给我停车!”汉墨大喊着拉开了车门,从正缓慢行驶的轿车上,以一种他现在的状况绝对达不到的速度冲了下来,一边喊着“站住!”,一边冲进了一条小巷里!


“说你呢!”汉墨朝着眼前那个红金配色的铁罐头大喊,“钢铁侠,站住!”


金属的盔甲掉了头,看着浑身都被纱布包裹住的人愣了一下,问道:“贾斯丁汉墨?”



评论

热度(55)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苦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