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曹_妮妮罐与混血王子

琼斯:“总有贱人想嫖我的铁。”

【汉默铁】谎话

啊啊啊谢谢!比心,简直爱你!!!我终于有了汉默铁小伙伴!!!汉默铁什么的太爱吃了!!

苦烫:

《谎话》
配对:贾斯丁汉默X安东尼斯塔克
送给军曹,比心~


1.
“我爱安东尼,安东尼爱我。”
汉默将这句话在不同的场合,说了无数遍。
而这只是一句谎话。
他爱安东尼不假,但安东尼并不爱他。

安东尼像是世界的巨星,从他呱呱坠地的时候就举世瞩目。紧接着他展现出来的聪明才智和风流更是让他出现在每一份报纸上。
汉默最为羡慕聪明人,那份天生的智慧是他一辈子也学不会的。
汉默也最为憎恨聪明人,那总是父亲拿着跟他相比的人。
长大后他创作了汉默工业,总算将大多数聪明人踩在自己脚下。

但只有一个人例外。
托尼斯塔克。
天之骄子。

托尼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无论是对这个世界还是对汉默个人。
他第一次见托尼是在大学的机器人大赛。
还是大一新生的托尼带着笨笨进了决赛。那场毫无悬念的比赛他就坐在第一排。
他自信的笑容如同太阳般夺目,一举抢到了汉默的注视。那种耀眼的笑容如同正午的阳光,直愣愣地扎进了汉默的眼睛。而汉默就像是常年没晒过太阳的植株,猛地被阳光所照耀,他之前的人生都好像失去了意义。
坐在他身旁的父亲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他以为自己是谁?宇宙中心?”
哦是的,宇宙中心。汉默扒着围栏,愣愣地看着托尼,或许他真的是呢。
汉默看着站在场地中心的高举着自己双手的托尼,心中仿佛钻出了一颗嫩芽。

他对托尼懵懂的爱慕持续了多久?一个大学?还是只有大一一年?他记不太清了。
那也没什么所谓,反正直到他靠着汉默工业成名之前,托尼从未记住过他。
他不是漂亮的女孩,也没有什么过人的才华。处在世界中心的托尼,连看都看不见一无是处的他。
所以大学毕业的汉默,找到抄袭这条路的时候,连犹豫都没犹豫。他不是没想过后果,只是比起被无视,一切敌意和攻击,都是那么让人激动。
他想要变得特别,变得特殊。哪怕后果是被世界敌视。

汉默在动手的第一天,就预计到了各种可能。所以当托尼找上他时,他没有丝毫诧异和悔意,甚至还有些愉悦。
他没有叫他托尼或者斯塔克,而是采用了安东尼这个中间名。这让他很特殊,他是唯一一个叫他安东尼的人。
怒火在安东尼眼睛里燃烧,汉默越看越高兴。
他被记住了。
被安东尼斯塔克记住了。

光阴流逝,他们仍然是看不对眼的对头,彼此的眼中钉,肉中刺。唇枪舌剑,明争暗斗,他们彻底交恶了。
汉默永远洋溢着虚伪的讽刺和看似赞美的攻击,他丝毫不掩饰内心和安东尼来往的神采,却总是被看成是高超的演技。
汉默在酒桌上刻意保持的和平总是持续不了多久,安东尼是个暴脾气,能和他不打架坐上半个小时几乎就是神迹。
安东尼还是小孩子脾气,过了这么多年,他似乎从没长大过。汉默勾起嘴角,看着一脸不满的托尼,发自内心地笑了。这才是斯塔克,这才是他的安东尼。

可世事难料。
安东尼变成了钢铁侠,他再也不做军火生意了。
汉默看到安东尼在电视里承认自己是钢铁侠时,床上笑得前仰后合。
躺在他身旁有三分像安东尼的金发女郎不解地问他怎么了。他含笑吻上女郎的唇。
“没什么。”他在接吻的间隙说,“考虑过染个棕发么?”

没什么,只是他又要变回那个大学里的透明人。
对于安东尼,他不再特殊。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再来一遍。

人群开始喧闹,那把正在回忆的汉默拉出了记忆。
喧嚣从远处人群而来,而在人群中间,佩珀端着一杯酒,微笑着朝着安东尼款款走去,安东尼也面带笑容伸手接过她。
汉默看了一眼在灯光下无比般配的一对,低眉看向手里的香槟。清澈的橙色液体里充斥着透明气泡。轻轻摇晃手里的香槟,杯中的气泡被水波冲散。他盯着手中的香槟,努力让自己不显露出一丝嫉妒。
杯子变换着的光彩渐渐吸引了汉默。
他举起了手中的酒杯,香槟在灯光下反着晶莹的光芒。杯子的气泡转瞬即逝。
奢靡也是。
名气也是。
汉默沉迷与这些来去快速的俗物,
也沉迷于酒杯后面永世的英雄安东尼。
他们没有可能,汉默从未抱过希望。
只是……维持现状,似乎有些不够。汉默阴影下的种子疯长,开出来畸形的花。
但是不够,又能怎样?
汉默自嘲地笑了笑,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

他看着嘴角含笑,一脸幸福的安东尼,心里有了答案。
超级英雄总是需要一个恶棍,不是吗?

2.
“哦天。”佩珀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贾斯丁汉默走过来了。”
贾斯丁汉默,托尼有点恍惚,他都没意识到那个家伙今晚也在。佩珀摇摇头,她实在是受不了那个混蛋,抱怨道,“他总是这么阴魂不散。”
阴魂不散。托尼不由的笑了,的确,贾斯丁汉默就像一块牛皮糖,烦人的很。
可若是没了他,人生难免会失去不少乐趣。

在那个山洞里,他发现自己胸前多了一块会发光的圆圈那晚,托尼想了很多。
其中多数是关于佩珀和自己父母的,但不可否认,他也想到了汉默。

他第一次听说有人在抄他的作品还抄出名的时候,他还年轻,血气方刚的很。都没等到第二天,Tony就怒不可遏地跑去质问贾斯丁汉默。
而贾斯丁汉默,当年就不要脸到一定程度了。他拒不承认自己抄袭还反过来质疑斯塔克工业产品的质量。托尼强忍着自己的怒火才没一拳揍上汉默的鼻骨。
真是个婊子。
这句话他日后在心里重复了无数遍。
尔虞我诈,虚与委蛇,这些套路汉默玩的可比自己的专业水平牛多了。他总是维持着表面的和平,跟周围的人说他们是朋友。
每当这时怒火就会蹭蹭地往托尼心上蹿,他总是会拆台。但这时本该不高兴的汉默又总会露出让人莫名其妙恶寒的微笑。
托尼受不了这个。
慢慢地,数十年弹指一瞬,他变了不少。他学会了如何逢场作戏,如何脸部红心不跳地说出与自己心思相斥的谎话,如何把没有任何意义的话绕来绕去说上几个小时。
但在碰到贾斯丁汉默时,他却好像又变回了那个忍不住怒火的孩子。拆台,恶作剧,讽刺,托尼对他做了一切不该做的事情。
他必须承认,做自己想要做的事然后看着贾斯丁汉默吃瘪简直是各种大小酒会上他最快乐的事。
贾斯丁汉默倒是没怎么变,还是那个让人恼怒的混蛋。他能瞬间点燃托尼身上所有的怒火,让他露出面具下自己本来的那张脸,而托尼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直到在洞里的托尼开始做梦。他梦到佩珀生气,梦到哈皮和罗迪,也梦到自己在酒会上和汉默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没有表里不一的讽刺,没有剑拔弩张的气氛,温馨的空气里飘着开心的味道。
托尼从梦中惊醒,他和汉默和平相处?绝对的噩梦。
而与这个梦相比更恐怖的是什么?
――他喜欢这个梦。
冰冷的温度从石床上传到托尼身上,他呆呆地望着上方,开始思考一些过去无暇思考的问题。
他和汉默或许不只是竞争关系。
汉默依靠表面的和善来掩饰自己的厌恶,托尼也依靠表面的厌恶来掩饰自己的好感。
他忽然很怀念过去和汉默吵架的日子。那些针锋相对的日子瞬间变成了温馨的回忆。
他想起自己在杯酒交接之间,在没人看见的角落,他也曾因为汉默而窃笑。他们诡异的关系持续了几十年,而托尼也几十年没注意到这个。

汉默一步一步的走近,渐渐扬起了那种公式化的笑容。
“安东尼!”他在不远处大喊,似乎是怕自己跑掉。
托尼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总是叫自己安东尼。他曾一度因为这件事对自己的中间名讨厌极了,但现在他有点因为这个特殊的称呼而小小的庆幸。
特殊,他喜欢这种感觉。

他遇到了不少讨人厌的对手,但他们都不是贾斯丁汉默。他有着托尼搞不懂的热情和虚伪,托尼对于搞不懂的东西都有着一股好奇,这让汉默变得极其特殊。
他热衷于说一些显而易见的谎话,从他的新产品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却总是能骗到不少人。这每次都让托尼重新评估大众的智商。
他最常的说的谎话还是那句――“我爱安东尼,安东尼爱我。”
贾斯丁汉默把这句话说了千百遍,但他仍然是一句谎话。
安东尼的确爱他,但是他不爱安东尼。


fin.
苦烫
2016.7.31

评论(2)

热度(106)

  1. 汀一苦烫 转载了此文字
    再分享一遍
  2.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苦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