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曹_妮妮罐与混血王子

琼斯:“总有贱人想嫖我的铁。”

一个烦死我的#冬铁#脑洞

【大前提:有两个世界平行运行在一个轨道上】
在嫩妮爹妈要被杀那个晚上,两个妮妮(我用tony和托尼来称呼好了)不小心互穿了。
托尼本来是要跟着父母上那辆车的,但是他发现tony并没有和他一样的行程,只能郁闷的待在家,爸妈很久都没回来,但是他也有点习惯了,就坐在钢琴前等爸妈。

tony就很惨了,他上了那辆车,然后被卡在变形了的车座中间,眼睁睁看着一双金属手臂将他的父母拖出车一一扼死,情绪激动之下他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父母还在!反应过来自己穿了回来,正要给他们一个拥抱,发现他们身后站着一个有着金属手臂的人。
然后他意识到了他就是在另一个世界杀害了自己父母的凶手,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在回去后就将面临父母双亡的噩梦,还对凶手一无所知,甚至可能以为父母只是出了意外。
tony想到这里心如刀绞,但他是意外穿越,又不知怎么穿了回来,怎么去告诉那个托尼?
tony对这个金属手臂的人感觉很复杂,的确,他没有杀死自己的父母,但另一个世界里他杀了托尼的父母,他感到很痛苦。

另一个世界,托尼醒来发现自己在神盾局,神盾局的人跟他说他父母都死了,他简直不敢相信,直到他看到他们的尸体……托尼崩溃了,神盾局的人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怀疑是杀手干的,但没有直接问出口)托尼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查出车的系统有隐患,就以为父母出车祸死了。
后来神盾局找到了冬兵,想给他解除洗脑,就来找托尼,托尼对这个金属手臂的人十分感兴趣,解除冬兵的洗脑后两人对对方的好感渐增……
又是一个偶然,tony和托尼在同一时间对着各自房间的镜子做着同一动作的时候,两个世界联通了。
托尼愉快地和另一个自己大谈特谈,说的最多的话题就是冬兵,tony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不,你们不能在一起,他杀了你的爸妈!”(这怎么感觉是水仙铁走向)
然后轮到托尼崩溃了,问冬兵:“你记得吗?”
“我记得他们每一个人。”
你他妈记得?!你面对我的时候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托尼召唤了战甲……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