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曹_妮妮罐与混血王子

琼斯:“总有贱人想嫖我的铁。”

标记【汉默铁】【justony】【Justin Hammer x Tony Stark】

《头条》之后,《计划》之前。
——————————————
“铁罐脖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鹰眼虽然嘴上对钢铁侠不依不饶,但身体却很诚实地每天坐在电视机前等着他的新闻。“我就是想看看他接下来要搞什么鬼!好做点防范什么的。”借口倒是多。

但是没人有心情笑话他,因为钢铁侠在那之后真的一直没有什么消息,大家(也许有人不愿承认)对这事有或多或少的关心,不过后来钢铁侠又开始出现在媒体视野后,他们就放下了心,因为他看起来很好。

起码比他们想象的好很多。大家在感叹钢铁侠的没心没肺的同时,再没人陪鹰眼看新闻了。

鹰眼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几个人转过了头。“嘿,我说真的呢!”那些人不够重视的样子让鹰眼有点急,“我看了好几天了,从他露面开始脖子那里就有块伤疤之类的东西,cap,你或者冬兵该不会是把他的脖子伤了吧?!”

美国队长立刻站起身来走到电视机前,他也发现了,那似乎是一块淤青?但如果是淤青,不可能这么久都不消退的……

难道是我和bucky弄的……?美国队长手指摸上屏幕,有些感到愧疚和恐慌。

屏幕另一头的钢铁侠神色淡然而漫不经心,他明显地以“我在敷衍”的状态读着稿子。

台下的记者就快坐不住了。

——————————
Tony Stark是Omega,这事儿他没瞒过任何人,tony当然也有发情期,但这事的详情就不是别人能知道的了。

别人眼中他似乎真的就是铁人,从内而外都是金属,发情期离他是很遥远的话题。

从没听说过他在Alpha压迫下爆发信息素或者被诱发发情之类的新闻,tony知道会有人因此怀疑他根本是不健全的Omega或者根本不是Omega,这两种想法tony都喜闻乐见,最好烦他的人再少点。

为了压制体内的信息素,让信息素达不到爆发的浓度,他疯狂地打抑制剂,这使得他的发情期极度混乱。正合他意,帮他发情的日期制造烟雾弹。

但发情期依旧存在,他不可能一个人度过。

以前……以前他有pepper……

tony靠着桌子滑下去,他的腿软得支撑不住了。这次的发情期来的极其凶猛,因为极少进食和过量的咖啡,加上多日不眠,他精神状态奇差,更何况他还受着伤,这该死的日子甚至提前了。还好这一段时间他都闭门未出,他还不想就这种事情上新闻,tony可以不在乎,但钢铁侠不能。

除了超级英雄以外tony不想让钢铁侠被打上任何别的标签。

“……名单,Friday……”

“Yes,Boss.”

tony闭了闭眼睛,他的头在晕,Friday在快速的筛选——首先剔除所有Alpha和Omega,tony不信任所有的Alpha(万一被标记那就惨了),哦,以前倒是有个叫美国队长的Alpha,他信任过他。

不过话说回来,这事儿就算放在以前,他也没想过要找美国队长。

“算了,停止,Friday……”tony的头开始痛了,他咬了咬嘴唇,下了决定:“把hammer叫上来。”

当初Justin Hammer来找tony的时候,tony内心对自己还记得曾经说的话而有那么些意外,但他还不太想承认复仇者联盟就这样散了。气氛正僵持着,一名老快递员敲着窗户把一份来自美国队长的快递递给tony。

我?带领其他复仇者?

谁啊?

他们在哪儿呢?

哈,真难堪,我现在的样子。

tony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终于让Justin Hammer进了大厦。

Hammer喜上眉梢,美国队长,谢谢你的助攻!

tony并没有真的排斥Justin Hammer的到来。说实话整栋大厦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他觉得寂寞得可怕。Justin Hammer虽然蠢但好歹算是个人……更何况他是他未婚夫。

Justin Hammer没有如tony预想的那样来逼迫tony履行诺言,Hammer很清楚现在还不是时候。

再说哄tony开心就够他费心力的了。

Justin Hammer感谢复联留给他一个伤痕累累的Tony Stark,赞美他们!现在Anthony开始把他的存在当成理所当然的了,因为无论tony身上的刺多么扎人,Hammer还是会向他前进,反正Hammer没所谓的,tony愿意刺他他就感谢老天了,被无视了很多年,Hammer大概已经成了抖M。

Hammer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在进展。

但依然差一步,就差一步。

Friday叫Hammer去tony卧室的时候没有说是什么事,所以完全没有防备地撞见tony在发情时他惊得撞上门框情有可原,对吧?


tony在床上翻滚,他的盔甲立在一旁,Hammer推了推眼镜,有些心虚地绕过盔甲,靠近了tony。

“Hi……还好吗?”他伸手帮tony拂去额前湿掉的头发,tony汗出的厉害,脸色潮红,眼眶乌青满是血丝(这使得他的瞪视更有威慑力了)。“当然不好了你这白痴,不然我也不会……”他咬住嘴唇阻止自己往下说。

就算身体糟糕透了也不肯示弱,到底是谁把他养成这样的?

“也不会叫我来这儿?”Hammer斗胆吻了吻他的额头和嘴唇,很好,没得到巴掌什么的,看来没会错意。“你等我一下。”

tony注视着Hammer背影的视线足以把他射成筛子——早知道就不叫他,事真多。tony绝不会承认他其实有松一口气,真正决定回应一份感情让他有点情感上消化不良,他不确定自己能搞定这个。算了,这种事还是留在以后想……该死,又来了!他的裤子都要湿透了!!!!

Hammer端着个托盘进来的时候,tony想着让盔甲当场把他轰死算了。

“我他妈不是在发烧好吗?!”

“但是你要脱水了。”

妈的,他冷静得过分!为什么Beta没有发情期为什么他就不能扑上来干我老天我恨Beta为什么我不是Beta……

牛奶泡麦片加巧克力碎屑!好,从今天开始你被视为我最讨厌的食物!!tony吞咽得有些艰难,Hammer适时喂了他一些水。tony从开始发情就一直在抽搐的胃好多了。

“不进食你熬不过发情期的,我知道你很久没吃东西了。”

————————————
tbc
有车吗??
我个上线提前祝自己生日快乐。

评论(2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