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曹_妮妮罐与混血王子

琼斯:“总有贱人想嫖我的铁。”

【All铁友情向】Don't look back into the sun(全年龄一发完)

卧槽暖的我……心情舒畅

brightside:

友情向或者铁中心,时间内战后,小虫进入妇联,为了目前过于年轻的复仇者们(一个未成年一个五岁),Tony决定要少一些幽默感,多一些沉稳。应该是欢乐向?


梗来自于一张微博上的照片,在五十岁的罗伯特先生耳垂上发现了二十岁的耳洞。


警告:涉及铁椒、贾尼等等,友情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打Tag预警,错别字预警,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预警、喜剧片看多了整个人有病预警、OOC预警














【一】




     Peter发誓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更不应该看见从床底下漏出的相册簿,那个黑色的封皮简直就像是什么撒旦双眼的颜色,带着诱惑力和邪恶的低语。




     “快来打开我,宝贝,我是Mr.Stark不可告人的的小秘密,来吧~~”




     没错,这是Stark先生的卧室,peter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他想给自己找截线头,每次制服破损就要劳烦Stark先生太对不起对方的身价了,毕竟那可是打个喷嚏的就能赚上比Peter一天零工的薪酬的Stark先生。




     所以他出现在对方卧室是没有问题的,对吧,他们现在是队友了,见到那个相册簿也是没有问题的,这只是巧合。至于打开那个可以被称作个人隐私的相簿……那也是……


     好吧,这就是侵犯个人隐私,但是Peter Parker可是蜘蛛侠,超级英雄,勇气什么的,他就是这么做了,满怀豪情的。




     “哇……”




     那本黑色相册簿打开后,超级英雄蜘蛛侠发出了一声惊呼,在他脑海中名为未成年小屁孩的滤镜里,这本纸质文档正散发着如同《低俗小说》中手提箱的闪闪金光。




【二】




     有些东西不太对劲。




     十点钟方向的Peter正在抓耳挠腮从奶昔里抬起头,自以为掩饰良好的看向他,就像是劣质老电影里面的蹩脚间谍。Pepper假装一本正经的处理手机上的信息,但是目光时不时的飘过啦,至于Vision,那个脑子异于常人——没有贬义,物理层面的异于常人——的家伙则是完全放弃治疗,一双振金制的眼睛炯炯发亮的锁定了钢铁侠、伟大的科学家、亿万富翁Tony Stark。




     这简直太诡异了,此刻最为正常的人居然是窝在代步工具里的Rhodey,对方一脸悠闲的辍着咖啡,如果不是挂在嘴唇上像是白胡子一般的泡沫暴露了这是一杯卡布奇诺,Rhodey从来不爱喝的卡布奇诺,Tony几乎要相信他的老兄弟依旧和他蹲在同一个战壕里。




     放在以往,Tony Stark早就忍不住从屁股底下的意大利椅子里跳出来,和他的队员兼朋友“大声”商量其中的意味,但是考虑到此时他已经是个成熟稳重的领袖。


     是的,他现在是个成熟的领袖了,介于复仇者联盟所经历的动荡,他作为Tony Stark的同时最好也能当好Steve Rogers,也就是又当爹又当妈,避免复联里剩下的两位绝对没有达到法定工作年龄的小年轻犯错误。




     好的,现在切换到唠叨老妈Rogers队长模式,查查到底是哪里的问题。




     “Peter,”清了清嗓,Tony从椅子里站起来,语气严肃,“那杯奶昔你已经嘬了快二十分钟了。”




     声音出现的瞬间,过于紧张的男孩几乎弄翻了手里的饮料,Peter慌张的抽了张纸巾,蹭着桌面上的浅粉色液体,“怎……怎么了。”




     “这种迹象让我想起两个月前你和Laura Harrier分到同一个西班牙语学习小组的时候,Peter,那个时候你就表现的像是这样。”成熟的团队领袖向对方走去,用着缓慢的节奏步步紧逼。




     “所以……”




     “还有上次你不小心打碎了我的大学毕业设计奖杯后偷偷用胶水粘起来,那时你也像是这样。”




     “很抱歉,Stark先生,之前那个……”




     “这个迹象表明你有事情瞒着我,Peter,”年长的男人打断了对方,以相当严父的方式,“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想要坦白一下。”




     小胡子男人在说完这话后精妙的停顿了一下,被眼神威逼的男孩因此响亮的吞咽,Tony都不需要夜魔侠那种超出常人的感知就能察觉到身后的其他人正在疯狂的摇头,因为可怜的小Peter的眼神在环顾了一圈之后变得愈发可怜,带着那种视死如归的悲伤。




     噢,这些可恶的拉帮结派的保密者。




     “Peter,我最近可是在准备升级你的新制服。”天才科学家用充满诱惑力的语气。这招真阴险,Tony有些谴责自己,身后女性CEO的骂声了都快从她脑子里溢出来了。可惜年轻的超级英雄看起来相当坚定,Peter摇了摇头。




     “或者我下次拜访May姨的时候,可以好好和她讨论一下你是如何称赞她的烘焙技术?Peter绝对会每天早上都能吃到May姨的核桃烘烤面包,对吧?”




     好吧,这话可能有些过分了,Rhodey没有在磨餐刀吧,应该没有吧。




     男孩眼中闪烁的凄凉神色让Tony开始愧疚起来,他们用眼神博弈了一会,直到Tony收回撑在桌面上的手,准备在饱受愧疚和对秘密的猜测中结束今天的拷问。




     “请不要这样,Stark先生。Parker先生,我、Potts小姐以及Rhodes上校约定在‘Tony Stark年轻时期的相片簿Peter Parker’的事情上保持沉默,Parker先生不能提供给您更多的信息。”




     拉帮结派者胜利的果实在落到掌心之前被正经人残忍的消灭了。


     在这话结束的瞬间除了人造人以外的在场者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Tony是纯种的惊讶,其他人则是:谢谢你啊小伙子,之前的努力都被毁了。




     长达半分钟的沉默之后,“什么?”亿万富翁挤出一个极具威胁力的笑容,眉毛抬起,“哪里来的相册簿?”




     “是的,Parker先生发现了那本相册簿,而且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需要向您隐瞒这件事,Stark先生,在那些照片里您一如既往的赏心悦目。”




     “后面半句话我就接受了,但是前面那句话,在谴责你们隐瞒我之前,有个问题我必须得说一下,我真的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相册簿那种东西,我是什么,老头子吗?现在谁家里还有相册簿啊?”




     “嘿!Tony!”这话显然刺激到了某位黑人朋友。


     “相册簿怎么了,这是对于回忆的记录,只有你这个自持未来学家的家伙才会对于这么重要的东西不屑一顾。”Rhodey忿忿不平的为他家的相册簿辩护,“或者可以说某人是假装不屑一顾。”他特地加重了“假装”二字。




     同样被激发保护情绪的还有Potts小姐。




     “Rhodey,我知道那些照片让你回忆起了Tony还是个混蛋富家子弟的那些日子,还有你天天给他擦屁股的艰辛,但是你得停止这种行为,自从Obie把反应堆从Tony胸口上拔出来之后他就成长很多了,更别说现在基本上是一个能够为自己行为负责的成年人,如果你……”




     “等等,Pepper,你确定这个时候要如此残忍的提到那件事情吗?真的,这个时候,而且关于‘擦屁股’这个形容词,我严正抗议。”     




     “我是在帮你说话,Tony。”




     “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帮’这个动词正在发生,Pepper,目前我就听到‘混蛋富家子弟’、‘擦屁股’等一系列……”




     “抱歉,各位,我依旧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需要隐瞒照片的事情,那些照片很清晰,除了可能涉及药品交易和违法饮用酒精等问题之外我不认为它们有什么安全威胁,我甚至处于安全考虑做了数据备份,备份在我自己储存器之内……”




     争吵的噪音迅速搅起,快的就像是从西海岸刮来的飓风。Tony和Pepper作为主力开始争执,Rhodey主要负责谴责年轻的Tony多惹人厌,Vision则是依旧支持以恒的寻求着答案。只有这场争执的发起者,Peter Parker,就就像是他轻易的开启了这场争执那样,年轻人用一个简单的动作停止了这场名为噪音的飓风。




     Tony原本还在专心致志的舌战群儒呢,突然间,有东西落在了他的耳垂上,带着生机勃勃的温度和干燥柔软的触感,小胡子男人几乎惊的从地面上蹦起来,他迅速回头,看到一脸惊诧的Peter,对方的手指正是一切的始作俑者,温度几乎立刻的从耳垂烧到了脸上。




     你惊讶个什么劲啊,Tony一边想着。一边带着高温的脸颊体验这个动作所带来的暂停功能,因为某个突如其来的唐突动作,大家都闭上了嘴,同时等待一个答案,一个来自于做出这个奇异动作的,Peter Parker的答案。




     “喔……”年轻人迅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不安的搓了搓,“无意冒犯,Stark先生。”




     “不不,”Tony全身上下只剩下脸还没有完全僵硬,他干巴巴的,“这很冒犯,Peter,你得解释一下。”




     剧情又回到了最初、年长的超级英雄撑着餐桌询问时的场景,Peter像是之前一样,用眼神求助似得在房间内转了一圈,最后落回到询问者的面前,“我摸到了,”年轻人的重重的抿了抿嘴唇,似乎是为了接下来的话鼓起勇气。




     “Stark先生,您居然真的有耳洞!”






【三】


     


     “哇……”




     那本黑色相册簿打开后,超级英雄蜘蛛侠发出了一声惊呼,在他脑海中名为未成年小屁孩的滤镜里,这本纸质文档正散发着如同《低俗小说》中手提箱的闪闪金光。在现实世界里,他打开的是一本普通的相册,发出闪闪金光的是从地板浮现出来的幻视,对方额头上的心灵宝石简直如同黑夜里的大灯泡,闪的刺眼。




     Peter太过做贼心虚了以至于他都没敢叫出声来,而是瞪着眼睛,与对方的振金双眼沉默的对视。直到红色的人造人将自己整个从地上拔出来,漂浮在半空中。




     “这是……”Vision才刚刚发出两个音节,就被身手敏捷的蜘蛛侠用蛛网糊脸——谢天谢地发射器还在手上。




     年轻的偷看者先是做了个夸张的噤声的手势,然后在对方歪着脑袋表示不解后压低了嗓音,“我现在帮你解开,你得保证不发出声音,好吗?”对方迟疑了一会,然后点头。




     诚实的人造人如同他所承诺的那样,在解开蛛网,并且相册被打开后始终保持着沉默,只剩下Peter自己不断的对相册中所呈现的内容表示惊叹。




     这本记忆的储存器没有让他感到失望,他看到了各式各样的Tony Stark,带着青涩和张扬,不是作为钢铁侠或者亿万富翁,而是作为青少年的Tony Stark。少年心气,无法无天,他甚至看到了几张在乐队中的照片,少年握着鼓棒咧着嘴大笑,耳钉在暗色的背景中闪闪发亮。




     考虑到第一次见到Stark先生时,对方就穿着西装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Peter不得不盯着那张图愣住好一阵,然后在更多滑稽且充满生活气息的照片中恍然大悟。他像是误闯了间同龄人的屋子,虽然蒙着灰尘,但是角落里杂乱的衣物和书桌上七歪八倒的模型讲述者有人曾经在这生活过。




     这感觉有些奇妙,一个家庭优渥又爱耍小聪明的青年人形象从纸面浮现,各个部分被颜色填充,渐渐变得鲜活。




     Peter发誓,他几乎听到了有一个声音在他翻动纸页的时候做出讲解。比如那个瓶子是在街角的加油站买的,这张照片是在加州拍的,等等。Peter太过于沉浸于其中以至于当他看完一整本的内容后才意识到这个声音是真实存在的。




     Rhodes上校正在他的左边微笑,Pepper小姐则是在右边打了个招呼,脊背僵硬到近乎发出咔擦声的男孩艰难的转头,求助地看向最早的盟友振金先生,对方无辜的指了指自己的嘴——静音中。




     好吧,Peter决定独自一人承担这份责任。再说了,那两位成年人的要求也不过分,不过四人共同再次欣赏一遍这些照片,带上些欢声笑语的那种。






【四】




     Pepper最终还是敲开了科学家的工作室,花费了些功夫,但是她总能敲开。




     小个子的科学家带着焊具,松垮的蹲在一堆金属面前,这是Tony Stark三级戒备模式,Pepper不得不整了整衬衫,给自己一些时间后走近对方。




     高跟鞋的形状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Tony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停住几秒,犹豫似得,又继续用手里的高温制造噪音与火花。“Tony。”Pepper出声再次阻止了对方的动作。“Tony。”她重复了一遍,这是促膝长谈的预兆,Tony不得不吸了吸鼻子,将手里的工具扔在一旁的地上。




     盯了会金属溶出来的银灰色交界口,“现在是说教时间了吗?”他甚至都没有预料到这话显得有多置气,直到Pepper轻声笑了出来。




     “你们偷看了我的隐私,现在还要来说教我吗?”Tony忿忿起身,他拍打裤子上褶皱。




     “当然不是,我只是告诉你Rhodey刚刚定了你之前就很想吃的那家新开的古巴餐厅,你如果决定今天晚上在工作室里度过,缺席晚餐,就没有你的份了,Tony。”




     “该死的,你们太狡猾了,就不能给我留一点送过来吗?”




     “你知道的,我们有一个正在长身体的青少年,还有恢复期的美国空军和一名六尺多的五岁儿童,你不能指望他们剩下任何一餐的食物。”




     万能秘书Potts女士一如既往的把握住了她家科学家的致命弱点,虽然这个解释满是漏洞——Vision这个五岁儿童甚至不需要进食,Tony相当不满的用眼神瞪对方,都几乎快要噘嘴了,然后像是败下阵来般的,“好吧,Pepper,我需要做什么,道歉吗,为我因为你们偷看了相片生气而道歉?”




     这是句毫不掩饰的挖苦,Pepper也没有费心让自己纠结于此,“你太紧张了,Tony,这就是我之前想和你说的,就像是统一的制服、定好的门禁时间,拒绝执行任务的时候突发奇想,取消电影之夜,自从复仇者联盟分开之后你一直这样,你太紧张了。”




     表情抗拒的科学家在听到分开二字的时候身体轻微的动了动,就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刺戳了般,“紧张?”他将脸皱成一团,“我什么时候紧张过。”




     “你把公共活动房间里的家具全换成了圆角。”




     “Rhodey还在适应他的外骨骼装甲,我只是以防万一。”




     “冰箱里的饮料被你按照颜色分了类,上次被Vision误把咖啡渣倒在水池里你训了他整整二十分钟。”




     Tony看上去是真的很惊讶,他理直气壮的,“天哪,那个五岁的小伙计已经不止一次的把咖啡渣倒进水槽了,Pepper,我怀疑Vision根本以为水槽就是咖啡屋的羽毛枕头,咖啡渣需要在晚上睡在那,这种行为根本不能叫叫做误会。”




     “那你把反应堆的透明光能量发射口换成金属了又怎么解释。”




     “发现漏洞,消除漏洞,我用8%的反应速度换得了69%的安全性,Pepper,以前你不断强调我深思熟虑以及稳重的重要性,现在我正在这么实践你却又不高兴了,这场谈话是不是你在报复我把你拽回大厦,或者是你对我余情未了打算继续升华感情?如果是的话拜托直接告诉我,猜测女人的心思实在不是我的强项。”




     将话说的越来越混的Tony Stark得到了Potts小姐的一个拳头,结结实实地落在肩膀上,伴随着嗷的一声。




     “我回来不是因为你成为了一个多稳重的人,顺便一提,稳重不适合你,”女士的手指明晃晃的在对方的眼前晃荡,“我回来是因为你需要我,这就是“朋友”的含义。 ”




     “所以……?”




     “所以我现在提醒你,作为朋友,Tony,你太紧张了,那只是一本相簿,因为一本相簿如此威逼利诱一个十七岁的小男孩,甚至用May姨的面包作威胁,你不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太正常吗?”




     科学家原本在地板上不安分搓动的鞋子忽然的停了下来,第一次的,对方终于表现出了Potts想看到的摸样,Tony用手撑着下巴,眼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你是对的,”他重重的停顿了一下,“那是我的照片。”




     Potts小姐满意赞同的表情在第二句话出现的时候打了个急转弯,“嗯——”她睁大眼睛,“你说什么?”




     对方摊开手,语气因为兴奋而提高,“那是我的照片,Pepper,我的照片,被人观赏简直是那种照片的天职,没有人看才是暴殄天物。”




     “威逼利诱和May姨的烘焙呢?”




     “那不重要,你是对的,重要的是我的照片,Pepper,我怎么能让Rhodey的抹黑占据了小孩们的头脑,这次我要亲口和他们讲述的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不管是酷小子Tony赞到爆的发型还是耳钉什么,我有一大堆好故事呢~”




     Tony已经开始有些手舞足蹈了,他在房间里踱着步子,渐渐向工作室的门口挪去,Pepper猜测对方又过量喝了冰箱里最左边的饮料,什么能量型饮料,号称天然纯植物提取,谁知到呢,这些无良商家总是擅长弄出这些幌子隐瞒坏东西的本质,大麻是纯天然的,这个名号也没有让它本身的邪恶度减少哪怕一分。




     在亿万富翁的手终于搭上门口把手时候,Pepper无可奈何的叫住对方,“Tony……”她拖长了声音,“你根本没有听我说了什么。”




     对方脚步怔住,回过头,原本全然兴奋自然的笑容轻松的褪去,“抱歉,Pepper,”Tony带着些歉疚,“我以为你说我太严肃了。”




     “你这个混蛋!”女士几乎没有忍住将手里的文件夹扔在对方身上。




     “也许确实表现的有点紧张,毕竟我从来没有带过小孩,还是一次两个,Pepper,你觉得我俩能成为合格的父母吗?我觉得我肯定没有问题,但是你……”




     塑料制的文件向他飞来,Tony侧过身子躲开,让光滑的地面上扬起一捧纸张,以及他们混在一起在房间内晃荡的笑声,Pepper走近对方,“别犯浑了。”她给了记温柔的肘击,声音放低,“把饮料按照颜色来摆放真的很诡异,就像是在冰箱里看见彩虹一样诡异。”




     “我会改进的。”Tony一脸坏笑,他不安分的手被女士迅速拍开。




     “还有宵禁,Boss,我不认为超级英雄会需要宵禁,不管他是不是成年人。”




     “小伙子会在外头玩疯的。”




     听到这话的女士挤出个极具嘲讽力的笑容,对方都不用开口Tony都能听到那句“说的好像你以前没有玩疯似得”。




     “你也没有宵禁,对吧,但是你成为了一个超级英雄,”Pepper大概花了些时间修辞了一下她的语言,Tony几乎要称赞对方了,直到下一句话出现,“而且Peter是 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小孩,比你强多了。”




     Tony决定先当后面那句话从来没有出现过,他假惺惺的笑,“我们还是先处理相册的事情吧,我都不知道那相册是从哪里来的,说的真,我从来没有这种东西。”他自然的搂上对方的腰,然后Potts小姐强硬将那只手移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是吗?”她也回以同样的笑容,“听起来某人嘴硬的很起劲呢。”




     “我以美国队长的盾牌发誓,未来学家Tony Stark从来没有相册,如果我说谎的话就让盾牌四分五裂。”




     “老板,你难道不知道振金盾牌碎了会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吗?这代表相当严重的宇宙大事件,起码是克苏鲁入侵级别的。”




     “放心吧,Pepper,剧透一点没事,反正大家都知道我们要打灭霸了。”




     亿万富翁和他的前任的身影在通往大厅的走廊中渐行渐远。


     他还有挺多的故事要讲,比如说在酒吧里挥出的拳头,年轻人的挥汗如雨、雄心壮志和想要改变世界的意图。这一部分Tony Stark还没有消失,就像是二十岁打下的耳洞,名叫少年心气的印记。






【五】




     和年轻的小伙子们讲完了过去的故事后,铁血硬派钢铁侠相当强硬且不容反驳的重启了电影之夜。




     他和Rhodey可能无意识的向那些新任复仇者们展示了酒精的危害,当然了,Rhodey总是会很扫兴的拒绝酒精,最后又忍不住被气氛感染热烈的参与进来,甚至到后头,他取了外骨骼给大家表演了一段霹雳舞,Peter攥着牛奶瓶子吓得够呛,Vision眼睛发着光进行录像。




     既然都醉成这样了,宿醉醒来的Tony Stark决定先放下一阵严厉家长的架子,原谅那个在自己的耳垂上留下一朵小满天星的家伙。




     说真的,满天星?这玩意到底从哪来?










【¥%#Y&^^*&(】






     在Stark大厦不为人知的系统主机深处,年轻的女性人工智能小声且隐蔽的。




     “哥哥,”她的系统指示灯也闪烁的十分谨慎,像是生怕被人发现。




     “那本相册的出现拉进了新复仇者和Boss的关系,他们在了解了Boss的曾经生活状态后产生了亲切感和看到对方糗相的愧疚感,促进了交流倾向的发展,队员间合作指数因此上升了34.1%,你就是这么计划的,对吧,哥哥。”




     而与之交流的另外一个人工智能停顿了一下,清了清自己并不存在的嗓子。“当然。”他说。




     那句“这只是我的私藏”的答案Jarvis决定还是先不说了。














有一阵没有更新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啥玩意。名字是立不挺的歌,中文翻译过来是别回头找日。




说来奇怪,在这个已经会收到珍爱网广告的年纪的日子里忽然陷入一种迷之感性。时不时的觉得自己应该在大草原上自由的奔跑,可能是看多了喜剧片加上英国基佬乐队的影响,总之如果有同样症状的病友请务必分享一下如何治疗。




要不就是英国乐队的毒性实在太大,要不就是我的青春期终于来了。










之后会正正经经码字的,也许不会,谁知道呢,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