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曹_妮妮罐与混血王子

琼斯:“总有贱人想嫖我的铁。”

反金发大胸联盟【霜铁友情向】

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反金发大胸联盟,标题只是调侃。

霜铁只是友情向,本文CP大概是【杜铁】。自娱自乐所以不打CPtag了,反正大概也不会有人看。

背景(队三内战+诸神黄昏)后。想写伤痕累累的loki和tony互舔伤口互相治愈的故事。
loki女体化,MCU+漫画版loki。
MCU铁罐。

—————————————————

“哼,诸神黄昏…”Loki讨厌宿命,她总是在这场轮回中输给Thor,但无论如何她还是会选择抗争。她环视了一圈茫然无措的仙宫人们,不难猜到是谁复活了他们,但是也一同复活了她?Thor到底怎么想的,他就没有从诸神黄昏中吸取教训?还是说复活她是为了对她进行制裁呢?如果是这样….她试着感受体内的魔法流动,但稀薄的魔力提醒她,她在战争中受创得太厉害了,现在要是和Thor对上,很难说是什么结果。

Thor拎着锤子,在人群中四处搜索着,周身的空气凝结着雷电与风暴,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很不妙的状况。

Loki决定溜走,反正以她现在的身姿也不会有人认出她。Loki从容的整理一下衣裙,小跑到马路边,许久才从这荒僻的马路上拦到一辆车。

“Stark Industries离这里远吗?”为什么是要去这里?大概是因为这里是她能想到的最熟悉的地方,为了让司机听话,Loki用上了一点催眠术,这使得她更加虚弱了。

“很远。”

哦,那真棒,离这里越远越好。

“方便送我去那里吗?”

“好的,女士。”

 

Loki挥别了司机,那名司机在脱离催眠后还有些精神恍惚,直直地将车开了出去,和前面的车追了尾。“哎哟,”Loki假装出一副内疚的样子,“大概是我的错。”

和上次Loki看到的相比,这栋大厦多了许多改变,楼顶的STARK标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A,大概代表了什么鬼的复仇者,这么说自己身为一名反派,在落魄的时候将自己送到了复仇者总部,她的反派小伙伴们大概会嘲笑她到死。她真的应该立刻离开的,但是大厦门口排起的长队实在让她十分好奇,她轻松混入队伍,然后花半分钟搞清了状况——Stark企业的招聘会。瞬间,一个计划在她脑海里形成了:有什么会比藏身在钢铁人的企业更安全的呢。

最危险的地方当然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金发面试官看到一身狼狈的她后皱起了眉头,然后例行公事向她索要简历。Loki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抱歉….我坐的车刚刚经历了一起车祸,简历……”

“哦,天哪!”那个一看就是母爱泛滥型的美人态度瞬间软化下来,给予了Loki一个安抚性的微笑:“没关系亲爱的,简历可以再说,我们先考你一些问题。”

Loki点点头,反正对她来说,也没什么能难倒她的。

 

女面试官的问题Loki都完美回答了,看样子她对Loki十分满意,几乎要当场把她定下来。

“不过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顶头上司可是十分难搞….”

“有多难?”Loki有些好奇。这个问题就像打开了话匣子,女面试官滔滔不绝起来,当听到这为顶头上司甚至不愿意从别人那里接东西的时候,Loki回了一句:“你可以把东西直接摔在他脸上啊。”

面试官顿了一下,虽然不支持这种行为但是听起来好解气哦。她抬起头,和Loki对视了三秒后再次开口:“那他不愿意签字的时候呢,你怎么办?”

“抓着他的手在文件上按手印。”

女面试官的身体向前倾了倾:“那他死赖在实验室不肯吃饭呢?”

“在实验室门口放上他最喜欢的食物,让香气飘进实验室里。”这是Loki折磨被关禁闭的Thor的手法,当然。

女面试官眯着眼睛盯着她,像是发现了一块珍稀的宝石:“你不应该应聘的的助理,我找到了更适合你的职业。”

这出乎了Loki的预料。

“你应该当Tony的生活助理。”

 

在飞速通过了一系列手续后,女面试官带她去了Tony那儿。女面试官叫Pepper,人如其名是个小辣椒,竟然硬是把抱怨着“我不需要助理”的Tony从实验室里揪了出来,。

传闻里著名的花花公子在面对美貌的Loki时全程板着脸,Loki简直要怀疑这位Tony stark已经改变了性取向。

总之在Pepper的威逼之下,Tony给了Loki部分权限。Pepper拍了拍Loki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好好干”的鼓励眼神,然后忙工作去了。

Tony目送着Pepper离开后转投怒瞪着Loki,Loki从容地和他打了个招呼:“Hi,我叫Ikol。”

“少跟我装了!”Tony已经开始召唤盔甲,“你的头冠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女巫,你到这里是想做什么?!”

“只是想找个地方活着,我一无所有,也无处可去。”Loki皱着眉头盯着对准了自己的掌心炮,然后Loki的回答不知触动了Tony的哪根神经,他神色显得更戒备了:“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人。”

“我倒是想骗人,可是我无法办到。我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这样,更发现自己无法说谎,我可是谎言之神!!”Loki说到后面有些火大,她突然地发怒使得Tony条件反射地锁住她的喉咙将她掼在地上。

谎言之神?她是Loki!

“Avengers….”啊,竟然忘记了,没有什么复仇者了。“没法说谎?我可没忘了刚才你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叫Ikol。”

“那是因为Ikol也是我的名字….”Loki嘶声说,她觉得呼吸困难,又没力气反抗,只能在心里诅咒Thor,反正都是Thor的错!

Tony盯着徒劳地扑腾着的Loki,心里信了她半分,他手里捏着的这位“谎言之神”,如果能够反抗,以她的自尊肯定不会允许自己以这样的姿态被凡人压制住;而如果她可以说谎,她应该可以把自己的身份伪装得更好,而不是这样直接暴露出来。

当然,也有可能她根本不是Loki。

“算了,无所谓,因为我会把你交给Thor。”Tony暂时松开了Loki,但是身上的武器依然瞄准着她。

“如果你能联系到他的话。”Loki冷笑,手捂着肿痛的喉咙,“他刚复活了仙宫的大批子民,正忙着带他们重建阿斯加德,你怎么可能联系得到他。”

“试试总没坏处。”Tony拿出了复仇者身份卡,眼睛关注着Loki的神色变化。Loki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不承认在Tony收回身份卡的时候自己有松了一口气。

“嗯,改主意了……你说的重建阿斯加德是怎么回事,你炸了自己老家?”

“你呢,听你说起了复仇者,但是后面又没在提了,不是说你们是一个团队吗,还曾联合起来对付我?”

“是我再问你吧?”

也就是复仇者出问题了?行吧。Loki觉得好玩。“诸神黄昏!”Loki举起双手做了个“规模很大”的手势,“神域的战争,就那些。”

“你搞的鬼。”

“每个轮回都注定有。”

“然后你输了。”

“同归于尽。”

“但你现在活着?”

“Thor那个白痴复活了所有人。”

“.….所以这场战争意义何在?”

“这已经是下一个轮回了,我只是想抗争宿命。”

“反抗注定输给Thor的命运?”

“比那复杂得多。”这个凡人什么也不懂,Loki无意去解释更多。

“好吧,不过我很不明白,既然你总是活得像是别人的肉中刺,Thor干嘛还要复活你?”Tony实在不懂Thor的想法。

Loki露出了一个别扭的表情:“这就是问题所在了,Thor不知道他复活了我,可能和潜意识之类的有关……结果是一轮轮回结束了,我还变成了一个不得不说真话的谎言之神。”

“变成女性也是因为Thor?”Thor你真变态,Tony默默地想。

“虽然我的真身之一是女性,但……所得对,就是Thor的错!”

Loki腮间的肌肉鼓起,Tony觉得她在咬牙。Loki确实很生气,她法力失去大半,他需要休养。

“好,我知道了,我不会把你交给Thor……但我会把你交给神盾局。”

Loki几乎是将Tony压在墙上:“不!”

Tony只是挑眉,Loki能读到他眼里的嘲笑。真是白长了一双好眼睛,性格竟然如此恶劣!不过没关系,她是Loki,Loki总有办法得到她想要的。

“你的电子仆人,那个男性,我可以把他带回来。”

Tony的身体僵住了。

“你听到了我说的,邪神给予了你承诺,只需要你帮忙隐藏我的身份。”Loki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她知道这一局她赢定了。

 

Loki就这样进驻了大厦,而且担负起了生活助理这样重要的职位。Tony根本不信任她,Loki也不在乎,很自在似的每天在大厦里晃来晃去。令Tony不安的是,权限对Loki根本不起作用,因为她会穿墙。

 

“你呆在我的实验室想干嘛?”Tony总觉得Loki在酝酿更大的阴谋。

Loki不抬头都能知道Tony现在是什么表情——恩,领地被入侵的小母猫,对入侵者亮出漂亮但无用的小爪子。

“职责所在。”Loki又翻完了一本书,攻读下一本。

“你只是我的生活…..”

“保姆。”

“是助理!”

“保姆,Pepper女士这么和我说的。”唔,这本书有点难度,但不是什么问题,对我来说。

“可是你从当上我的助理开始就只是坐在那里看书,如果是职责所在,好歹也给我泡点咖啡什么的给我吧?”Tony绝不承认她是在学习,绝不!

“你是在抱怨我没有照顾你吗?”Loki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可是我泡给你,你敢喝吗?”

 

Tony看着Loki把书放在一旁,去咖啡机那里泡完了咖啡端过来,觉得现实十分魔幻。邪神竟然会用人类的机器,而且毫无障碍……不过要他去喝这杯可疑至极的咖啡是不可能的,他如临大敌地瞪着那杯咖啡:“Friday,扫描!”

“你看,我就说你不敢喝。”

“检测到未知成分,Boss。”

Tony抑制着把扳手仍在Loki脸上的冲动:“你加了什么?!”

Loki一脸无趣地勾了勾手指,一些金色粉末从咖啡里飘出来,落在她掌心,被她舔掉:“金苹果粉而已,一种让人恢复青春的灵药,仙宫人趋之若鹜。”

“可我没见起什么作用。”Tony观察了半天也没发现这玩意在Loki身上产生什么效果。

“分量太低,而且我的年龄,换算成你们中庭人的差不多是13岁。”

怪不得这么难搞,原来是叛逆期来了……Tony为遭殃的地球和Thor一家不平。

“我只想要一杯普通的咖啡,不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那种。”

“可是你看起来非常糟糕。”

Loki看着眼前这个蹭了一身机油的男人,Loki上次见到他时他那意气风发的样子似乎全不见了,尽管那时他还有白发。现在他剪短了头发,发型却依然撑不起他的精神气,就好像他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透着一股疲惫劲。

让他依然保持这个状态的话,Pepper女士恐怕会炒了我。Loki想。

“你需要的不是咖啡,是睡眠。”

“哈,我睡着了正好方便你驾驶着我的大厦飞出地球?”

“Tony Stark,注意,你面对的是一位谎言之神,隐瞒是没有用的。”

“只能说真话也能叫谎言之神吗,Loki Odinson?”

Loki猛地站了起来,Tony有一瞬间慌神,哦,踩了Loki痛脚了,他们就这个问题沟通过的,不是Loki Odinson,也不是Loki Laufeyson,就只是Loki。

“你这是在逼我把你塞进婴儿车,我说了你需要睡眠,现在!”

下一秒,Tony(完全不知道怎样发生的)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而且,见鬼的,头枕在Loki的腹部。

“需要我唱摇篮曲吗?”

“我不是你的孩子!”

“当然,我没有这么省心的孩子。”

然后,她真的开始哼,Tony真想把扳手塞她嘴里(是啊他手上还拿着那个呢),但很奇妙的,他的眼皮开始打架。

“别催眠我…”

“我可没有,是你的身体终于撑不住了。”Loki没抬头,以对她来说极缓慢的速度翻着书。

都是她体温的错。

“为什么这样暖和,你不是霜巨人吗?”

“哦,Thor连这都告诉你了——他没说我同时也是火神吗?”

“没….所以你是怎么着,住在冰里的火吗….”Tony觉得自己不该睡的,还是在她的面前,但是Loki的手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发,简直温柔得诡异,所以他还是没能敌过席卷上来的困意,闭上眼睛睡着了。

他的比喻真有意思。

Loki盯着Tony纤长的眼睫毛出神,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对蝼蚁般的凡人产生什么兴趣,毕竟在她眼里,他们的生命开始到完结也就是一瞬间的事。但是这个小胡子男人,他太特别了。Loki合上手上的那本Stark企业出版的杂志,封面的Tony Stark自信的笑着,和现在像是正把自己安静地瓦解的家伙判若两人。

内战,哈?真可爱。在诸神黄昏之时,中庭的复仇者之间也发生了分歧。以神的心态,她得说她有点被逗笑了,就像见到两只小动物互扇耳光,动静再大入眼也只是个乐子。

但当事人肯定不是这样认为的。

 

Tony醒来的速度比Loki想得要快很多。

他眼皮下的眼球剧烈抖动,然后猛地睁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一个溺水的人刚刚挣扎上岸。

“噩梦?”Loki的手指划过Tony胸口的位置,“如此千疮百孔……”Tony眼神慢慢聚焦,入眼看到女邪神一时间更加难以接受:“Loki——”

“嘘——让我看看。”Loki的手指抚上她的太阳穴,一团光球从Tony的眉心浮起,播放着Tony心底的恐惧之源。

她把困扰Tony的噩梦扯了出来。

Tony盯着光球,眼神空洞,邪神唤着他的名字,拽回了Tony纷乱的思绪:“Tony Stark,恐惧宇宙?你可是个未来学家,别让这份恐惧害你止步不前。”光球在她掌心缩成一个奇点,缩小到一定体积后开始剧烈抖动,最终爆炸为靡粉。

虽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暂时不会让Tony做噩梦了。

Tony闭了闭眼:“罪魁祸首还好意思这样说。”

至此,Tony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枕在Loki身上,他猛地爬起来,戒备地瞪着Loki。这个女巫到底施了什么邪法,让自己竟然在短时间内对她卸下防备。

“想继续睡觉还是吃点东西?”Loki若无其事的滑下床,抬起胳膊扎住自己的长发。

 她真当自己是我保姆?Tony对Loki的反应极为困惑。

“我要睡觉。”

“嗯哼——”

Tony看着Loki从容的穿墙心中无力:“Friday,监视她,有任何异动就立刻启动装甲。”

 “是,Boss。”

Tony倒回床上,瞪了几秒天花板,翻身把脸蒙在枕头里。

 老天,其实他要饿死了。

 

Loki来到厨房,熟门熟路的取出柜子里的食材,她今天要烤柠檬派。她喜欢柠檬,她喜欢烹饪,她喜欢卧室里那个闹小孩脾气的凡人。

 “如果我的孩子有他那么省心就好了。”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但偏偏,她最省心的两个孩子未得善终。

————————————

TBC

老杜出场看来要下次了

评论(5)

热度(45)